鸿禧娱乐

東北園林“一哥”:實控人隱身幕后,4.2億短債壓頂 | 穿透IPO?

640.webp.jpg


樂居財經 胡益健 發自長春

中邦園林環境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邦園林”)再向港股IPO發起沖擊。4月24日,中邦園林再遞表,就在前一天,其于2019年10月23日首次遞交的招股書失效。

該份招股書的報告期更新至2019年12月31日,相較于此前截至2019年6月末的財務,該份招股書顯得“好看”很多。

2008年,為迎合東北三省園林綠化業務快速上升的需求,中邦園林于吉林長春成立。招股書顯示,中邦園林的主營業務分為三部分:園林、生態修復及其他業務,而其他業務則包含市政建設項目的勘察、測量、設計及技術咨詢。截至2019年末,其業務范圍覆蓋國內13個省級地區,包括吉林、北京、天津、內蒙古和新疆。

作為兩大主營業務,2019年園林業務和生態修復在中邦園林的收入占比分別為49%及44.9%。

640.png


根據灼識咨詢的報告,按2018年的收入來算,中邦園林在東北三省注冊登記的生態修復行業公司中排名第一及園林行業公司中排名第二,市場份額分別為1.2%和5.4%。
 
實控人趙紅雨夫婦
 
在港交所擬排隊上市之前,中邦園林曾于2015年掛牌新三板,不過,在掛牌期間其卻坐足“冷板凳”,至2017年11月從新三板摘牌前,其股票沒有交易量。摘牌之后,中邦園林啟動赴港上市計劃,進行一系列的重組動作。

重組前,在中邦園林的股權結構中,中慶投資持股90.18%,中邦園林董事長劉海濤持股5.52%,其他股東持股2.28%。而中慶投資的實控人為趙紅雨及其配偶孫舉慶,其中趙紅雨為大股東,持股比例為35%,二人共擁有中慶投資62%的股份,孫舉慶為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趙紅雨為董事。

重組之后,中邦園林由中慶國際、中邦國際及永得集團分別持股87.36%、7.64%及5%。中慶國際、中邦國際均于2019年2月18日在英屬處女群島注冊成立,后者為中邦園林的員工股份獎勵平臺,劉海濤占股60.11%。最大控股股東中慶國際的實控人仍為趙紅雨夫婦,兩人持股比例為62%。

640.webp (1).jpg


在中邦園林的董事會結構中,實控人趙紅雨及孫舉慶并沒有任職董事長,趙紅雨為黨委書記,孫舉慶任非執行董事。這種人事安排并不多見。
 
4.2億短債壓頂
 
對于中邦園林而言,赴港IPO或許是一趟“救命”之行。

園林行業作為資金密集型行業,對企業的資金要求較高,園林企業普遍存在現金流緊張的情況。在招股書中,中邦園林表示,此次IPO所募集的資金將有一部分用于在北京、上海及重慶成立地區設計辦事處,包括租用辦公場所、購買辦公用品和設備及招聘人員的開支。

這并非是中邦園林首次通過融資來解決銷售開支;在新三板掛牌期間,其曾兩次通過融資解決員工工資和五險一金,一定程度也說明了中邦園林現金流緊張。

招股書顯示,2017-2019年,中邦園林的收益分別為6.55億元、8.09億元、8.97億元,凈利潤分別為5203.1萬元、7081.3萬元、4945.3萬元。收益持續增長,但2019年的凈利卻為近三年最低,樂居財經發現,中邦園林在行政開支、貿易及其他應收款項以及合約資產的減值虧損方面的增長較大,分別較2018年增長了31.5%及130.4%。

640.webp (2).jpg


此外,融資成本近三年也持續上升,從2017年的2467.1萬元增長至2019年的4113.5萬元,增長了66%。

從現金流量表來看,近三年,中邦園林的經營性現金流持續改善,數據連續兩年為正。變化最大的是融資活動所得現金凈額和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增加凈額,截至2019年末,中邦園林融資活動所得現金凈額較2018年增長687%至6443.8萬元,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增加凈額也增長128.8%至1810萬元。

640.webp (3).jpg

得益于上述兩個指標的大幅增長,2019年末其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為7361.5萬元,同比增長33%。


不過,手上增長的現金還是不能覆蓋短債,且缺口巨大。

截至2019年末,中邦園林債務總額為4.95億元,其中一年內或要求償還的債務就達4.2億元,約為同期債務總量的84.8%,現金短債比為0.18。
 
PPP模式利與弊

樂居財經通過查閱招股書發現,中邦園林資金緊張一個重要的原因在于貿易應付款難以及時回款,而這與其業務中的PPP模式有關。
 
中邦園林承接業務的模式包括傳統模式、EPC模式以及PPP模式。PPP模式是一種政企合作模式,企業作為社會資本方和政府共同設立項目公司,并通過項目公司實現對PPP項目的投資、融資、建設、運營等功能。該模式如今成為國內園林行業生態建設項目的主要推進形式。
 
但PPP模式也決定了園林企業不僅需要在前期墊資,同時,由于政府部門繁復的內部結算程序,導致回款周期較長,園林企業的應收賬款出現持續增長。
 
在中邦園林的收入結構中,近三年來自公共部門實體的占比分別為97.3%、98.7%及82.5%,同期PPP模式確認的收益占比為51.5%、50.8%、29.6%。至2019年末,中邦園林PPP模式下有4個項目,該等項目未完成合約的總結余為3.73億元。

640.webp (4).jpg


2017-2019年,中邦園林的貿易應收款項及應收票據余額分別為4.8億元、5.89億元及5.86億元,占總資產約40.74%、39.6%、34.25%;同期其平均貿易應收款項及應收票據的周轉天數分別為252.5天、248.2天及249.3天。中邦園林解釋稱,主要是公共部門實體延遲結付款項所致。

 
從賬齡來看,中邦園林的貿易應收款項賬齡超過一年的占比也較大。經統計,2017年-2019年,中邦園林一年以上的貿易應收款項項占比分別是56.54%、47.48%和46.3%。而截至2019年末,在中邦園林1年以上的貿易應收款項賬齡中,3-4年內到期的占比最大,為19.3%。

640.webp (5).jpg


回款緩慢,中邦園林只能舉債維持運營,進而導致資產負債率一直居高不下,2017-2019年,其資產負債率分別為76.99%、77.19%、76%。
 
資金匱乏、負債率高之下,中邦園林現下最迫切的一步就是如何熬過寒冬。通過港股上市融資“補血”這一條路,從在招股書失效第二天馬上重新提交的行為可見,中邦園林并不會輕易放棄。


  相關推薦

資 訊 概 況
  • 手機掃碼分享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