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禧娱乐

Covid-19疫情、暴動、極端天氣事件,很難知道下周我們社會將面臨什么挑戰,更不用說未來30年甚至更遠的將來了。


640.webp.jpg

墨爾本地鐵線,由Hassell設計。


地鐵站的設計師必須具備前瞻性思維,從而設計出持續運行的軌交基建,無論世界又將經歷何種變革。以下是地鐵站的設計必須具備韌性的五大原因。


1. 可能會發生(也確實發生)的最糟情況


每當發生重大事件時,我們總會盤點并重新思考如何設計出能夠更好地應對特殊情況的基礎設施。比如說,這次的Covid-19疫情讓我們重新思考如何為車站設計更多空間,從而避免人群聚集,同時設置通風性更好或開放式的候車區,以盡可能減少人群接觸和空氣污染的風險。


我們同樣需要考慮如何通過設計減少表面接觸的風險,比如無接觸付款和售票設施,以及自動消毒的扶梯扶手,這些可能會成為常設設施。


近期的另一事件為2019年巴黎警察與暴力示威者之間發生的沖突,地鐵站不得不關閉。


640.webp (1).jpg

2019年2月,成千上萬的“黃背心”運動暴力示威者靠近巴黎地鐵站的入口。

圖源:Norbu Gyachung/Alamy 新聞實況


深圳的前海地鐵站是韌性車站設計的一個范例。除了車站功能,其還在災難或戰爭爆發時用作民防避難處。因此,如何讓市政建筑和構筑物既開放、受歡迎,又具備防彈功能,對設計師來說是一門平衡的藝術。


前海車站的設計使其具有混凝土防空洞功能,但出入口卻是城市景觀中親和力十足的玻璃燈塔。門藏于地下和墻面飾板后。發生災難或緊急事件時,門將會旋轉關閉以封閉車站的內部空間。


640.webp (2).jpg

前海地鐵站(施工中)的一個親和力十足的入口,由Hassell設計。

圖源:陳偉崙


車站入口使用大量的玻璃對長期的堅固性仍是一項挑戰。但如果只是建造一個混凝土方盒,那也難以讓人親近。


目前,澳大利亞的許多地鐵站使用穿孔金屬板替代玻璃材質。金屬板更為堅固耐用,板面不易被涂鴉污染,但可以展示社區藝術品。墨爾本的West Footscray車站就使用了大塊的透明穿孔鋁板,不同的穿孔呈現出引人入勝的圖案。經久耐用的設計可以也應該體現人性關懷。

640.webp (3).jpg

墨爾本West Footscray車站的穿孔金屬板,由Hassell設計。

圖源:Peter Bennetts


2. 長期存在的基建設施


當我們設計和建造地鐵站時,我們是在為未來世代投資。與大部分的樓宇建筑不同——這些大樓每過三十年左右就被新的樓宇取而代之或大規模重建,地鐵車站規劃的使用年限為100年甚至更久。車站的結構和飾面需要具有高度的韌性,設計師需要對未來的乘客增長和眾多其他影響因素進行預測,從而留出適應和調整空間。


當我第一次走在剛完工沒多久的港鐵香港站的地下通道中,我無法理解為什么空間如此空曠。二十年后,在同樣的地方經歷過高峰時刻的擁擠后,港鐵設計的先見之明得到了最佳佐證。


640.webp (4).jpg

香港站地下通道的高峰時段。

圖源:SUET TING CHEUNG / Alamy


另外一個更大的挑戰是試圖預測并為飛速發展的科技預留空間。科技發展太過迅速,五年后即可天差地別,更沒有人能預測100年后科技會發展到什么程度。正如倫敦橫貫鐵路(Crossrail)所展示的,最佳的設計方法是接受科技的持續更新,電纜的保護套、支架和網絡系統的設計要實現最大的靈活度,且容易替換。屏幕的界面、攝像頭和感應設施的升級都要像我們換手機一樣輕而易舉。


3. 變化快速的氣候


世界正在變暖,極端天氣事件正成為常態。車站設計需要預見空間如何應對酷暑,入口如何應對暴雨洪水,頂棚如何在惡劣天氣中提供遮蔽和保護。


新建的布里斯班的阿爾伯特街地鐵站值得我們借鑒,其建筑設計很好地考慮了氣候因素。車站的巨大懸頂和入口能夠將來自布里斯班河的洪水擋在幾米之外。在未來的100年里,布里斯班河有可能再次決堤。


640.webp (5).jpg

布里斯班跨河軌交阿爾伯特站入口頂棚,由Hassell設計。


4. 安全和包容的設計


軌交車站,尤其是地下車站,有著嚴格的消防和生命安全控制系統,這往往限制了空間設計,對建筑飾面也沒有多少選擇余地。車站是否能夠提供安全的疏散方式是設計的首要考量,但是個人的安全、設計的包容性和可達性也是另一大重點,從而確保車站整潔,視線明晰,沒有視覺死角或是不常走的“死”路。


人流較多的開放空間往往得到“被動監管”并讓人更有安全感。用隔斷墻來解決消防和生命安全風險,或是用多個柱子來解決結構問題可能無意間減少了空間的安全性,因為這會阻斷被動監管。悉尼的麥考瑞大學站成功地解決了這兩大問題。超高的天花隱藏設置了排煙通風系統,形成蓄煙空間,而開放式的車站大廳視線清晰,更易于被動監管和保障生命安全。


640.webp (6).jpg

悉尼地鐵西北線中的麥考瑞大學站開放整潔的車站大廳,由Hassell設計。

圖源:Simon Wood Photography


5. 經濟發展的迫切需求


公共交通基礎設施形成了我們城市的血脈,如果沒有公共交通我們的現代城市社會將難以為繼。地鐵并不只是人們從一地到另一地的工具,還讓人們能夠平等地享有就業、公共設施和經濟繁榮的權利。


當辦公樓、學校或是劇院在一次災難中毀壞了,城市還能繼續運行。然而,如果軌交設施癱瘓了,那影響將極其深遠。韌性軌交設施的設計不僅僅為了維持正常運營,更在于讓我們的城市和其經濟繁榮得以延續。


640.webp (7).jpg

由Hassell設計的深圳龍崗樞紐站:城市生活中心的交通基建。


在設計時如若考慮了所有這些風險和限制,基建設施往往會過于關注工程,導致空間只具有功能性而缺少人性關懷。但是好的基建設施設計在實用的同時還具有啟發性。


所有的設計決策應將乘客作為核心因素,但諷刺的是乘客永遠都是那個不會出現在重要決策會議室中的群體。因此,設計師需要成為最終用戶的守衛者,無論會遇到何種技術挑戰,都要從乘客體驗的層面出發考慮所有的項目決策。


畢竟,最終的設計成果會陪伴我們子子輩輩的生活,到時候全球變暖、社會動蕩、流行病以及科技的發展帶來的挑戰都將繼續存在,當然我們更期望看到的是常年的經濟、文化、社會和環境的和平繁榮。


Peter Morley是一名建筑師,于Hassell香港事務所工作。他在領導設計交通項目方面已有超過20年時間的經驗,車站項目遍及英國、香港、中國內地、新加坡和澳大利亞。


  相關推薦

資 訊 概 況
  • 分 類: 資訊  >  業界
  • 公 司:
  • 時 間:2020-04-30 07:54:24
  • 標 簽:韌性地鐵站
  • 手機掃碼分享
   |      |        |